虫子

关于2018

很少去做一个总结,2018年的最后一天是在发烧中度过的。
2018年搭车回家,被撂在了半路,辗转回了家。
朋友的小孩出生,另一位朋友也终于结婚,去了她的家里,在乡下小路走了很久。
肚皮在家陪伴了我将近一年。
相处了一年的给自己点燃了热情的同时带来许多痛苦的经理离职,应邀做了她的伴娘。
报了阮老师的一日一画,梳理了一部分自己的内心,也看到了许多和自己类似的内心。
做讲师,度过了又累又忙的2周,彻底耗尽精力。
带了一群类似孩子的学员。
全家一起去了威海。
尝试换一个城市。
报了外教班。
姥爷80周岁生日。
和肚皮一起去天津的许多地方。
自己在营口道与五大道之间走了2个小时,遇到了一只濒死的鸟。
去北京培训,被地铁的人吓到。
和肚皮看了许多电视剧,也看了几部电影。
2019年,不想做什么预设,只想让自己能够对它有所期待,能对一切发生敞开和自由的接纳。

最近常觉得空缺,颜色在生命中流失,失去了兴奋和激动的理由。
一切在向安静无声的坍塌。
然而还在渴求着喧嚣。

最近的临摹练习